张丁丁

宇多田光爱好者。

高山流水(下) 【知己设定

Roy回家。他意识到自己和Karry之间已然有了一道墙。他在墙的那边想过去,他在墙的这头想未来。那个曾经安慰自己“毕业就是各奔东西鲜有联系”的知己,不知何时已猜不透他演奏的曲。

同样,他也不懂Karry。Karry难道不是和他一样对于喜欢的事积极热诚的人吗?假如保持原状……他真的甘心吗?他在想什么?为什么不像小时候那样说出来呢?

无解。

从那时起,与Karry无话不谈亲密无间的Roy开始变得小心翼翼,相处时都是观察和试探。每个人都是一颗星球。即使他们曾经靠得多么近,终究不是在同一条轨道上。而重新认识Karry的后果是,他心动了。

被逗笑时丝毫不担心虎牙着凉,惩罚般的揉乱他的头发;练琴时偶尔望向他的深邃桃花眼;还有练完舞T恤上沾染的汗水的气味,简直性感得要命。Roy发现他从来没有认真看过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,虽然已经无比熟悉。而一旦在意起来……就无法停下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!”Roy大声谴责自己。喜欢上谁都可以,就他不行。

他不是不知道他们的粉丝中有一大部分站“KR cp”,每次看到这样的灯牌,只是一笑置之。一来因为他们只是朋友、队友而已,二来从功利的角度看,这也能为他们吸引一些好这口的粉丝罢了。可现在不同了。那些蓝的绿的灯牌,多看一眼都会灼伤他的眼睛一般,让他忍不住地去想。K和R这两个字母组合起来,意外地相称呢。

年少成名,Roy很清楚一名合格的idol该做什么。一言一行都暴露在公众的视野里,接受各种不同的目光:有爱慕,有艳羡,有轻蔑,有挑剔。他们比普通人多一份责任,相应的就会承担更大的责任。可以想象“当红男歌手出柜自己队友”这样的新闻出现在微博热搜时会引发怎样的轰动。更何况……更何况Karry呢,他是怎么想?

“哥,你说我们组合会在一起多久啊?”

“不知道,没想过。”

“要是有一天我们解……”

“别说解散两个字。”Karry换上严肃的神情,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提这两个字,答应我。”

Roy喉咙一哽,再说不出下文。

如果连提都不能提,那么倾诉心情后岂不是惊讶得要走人?

他第一次感到他们之间是如此的敏感和脆弱。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吧。Roy想。可我只是想知道,你有没有一点点,喜欢我?

 

Roy决心离开。他不知道如今该以何种姿态面对Karry,朝夕相处时都要伪装自己,太累了。不如趁早远离,平平淡淡地生活,也许可以淡忘过去,重新开始,免受伤害。

于是在一次争执中,他朝着Karry吼出了最过分的话:“为什么我的人生要跟你的绑在一起?已经二十年了,难道想一辈子黏在一起吗?”

没想到Karry红着眼圈轻声说:“不行吗。”

他突然止不住地心软,却勉强回答:“不行。”

他忘不了Karry隐忍着问他:“你就这么讨厌我吗。二十年都是装出来的吗。是的,连亲人都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,但是朋友可以啊。挂在嘴边的‘兄弟兄弟’,都是假的吗?”

他当时险些掉下泪来,匆忙甩出一句“谁想跟你做兄弟”就逃离了现场。

 

大约是一年以后,Karry收到了原来K&R组合编曲老师的私下里的生日会邀请,回到了家乡c城。推开包厢的门,才发现Roy也在。Roy旁边留了个空位,像以前聚餐时一样。他堆起笑脸,向一圈人打了招呼,自然地坐在了Roy身边。

席间,老师含笑望向他们俩:“你们这一年都干什么去了?”

Roy喝了酒,耳朵红红的:“种花,养鸟,看书,逛公园。”

Karry噗嗤一声笑出声。孩子气这一点,Roy还从来没变过。

老师也笑了,调侃道:“年纪轻轻,就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。你不工作,女朋友养你啊?”

Roy理所当然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老师和他说不通,又转向Karry道:“你转型得倒很顺利嘛。你公司招进的人,我看都很有潜力的。”

Karry点点头,余光看着Roy。后者专心致志地吃着菜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老师微微叹口气,突然正色道:“我不知道现在提这个话题合不合适,但是今天在座的都是曾经的同事,说说也无妨。不知道你们俩出了什么问题,年轻气盛,又不肯跟我们讲。组合解散,对大家的影响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。但在老师心里,和你们一起的那几年是我最开心的时光了。”

“你们两个,在音乐上都很有天赋,如果真的热爱音乐,就不要远离她。我敢说,你们是最适合彼此的搭档,找不出更好的。”

提到了旧事,大家都有点心情起伏,又坐了一会就散了。

 

第二天下午Roy突然收到两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。

“有空吗”

“十点来X路吃小面吧”

这个人,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

Roy从一碗加满辣椒的小面前抬起头,擦擦额头上的汗。

Karry托腮看着他:“吃这么辣的,不要嗓子啦?”顿了顿,又道:“哦你现在不唱歌,无所谓了。”

Roy没在意他语气里的酸涩和计较,自语道:“好久没吃辣,都不会吃辣了。”

“你怎么还不结婚啊,不是早就订婚了吗。”

“法定结婚年龄二十二周岁,我还是个宝宝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成年人就是这样吗,无论曾经吵过多大的架,再见面时都可以选择装作没发生过,让人猜不透心思。Karry心说,你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呢。你说过的那些话里,有多少是气话,多少是真心的呢?

如果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,那就让我们从路人开始,重新认识一遍吧。

Karry敲敲桌子,笑得如沐春风:“你好我叫Karry,吉他弹得特别好。”

Roy被恶心到了,嘴角向下表示不屑:“切,我钢琴弹得比你好一万倍!”

说完他就愣住了。这感觉……就像是回到了从前嬉笑怒骂的时候。

只是一个愣神,一个阴影覆在他面前。那人没有迟疑,低头吻了下来。

既然都不是兄弟了,就不必在乎所谓的兄弟情了吧?Karry只是突然不想隐瞒,在物是人非之后的一家灯光昏暗的面馆,那些顾虑随往事如烟散去。

不等Roy推开,Karry就放开了他。“你知不知道,我喜欢你好多年了。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移不开目光了。”

“我就是要把我的人生跟你的绑在一起,一辈子都粘着你。”

“‘子期死,伯牙谓世再无知音,乃破琴绝弦,终生不复鼓。’你不在我身边,我怎么弹琴?”

Roy艰难地咽一口口水,定下心神。Karry的话就像是在耳边接连炸开的烟花,但他还是竭力找出了关键词。“喜欢。”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

“K&R组合复出,其两位成员公布恋情。”

此新闻一出,许多老粉老泪纵横地转发:“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”“cp站对了坐等发糖”“卧槽想你们啊啊我哭了”“一直都超喜欢你们的好想听你们唱歌啊啊啊啊啊!!”

一个月以后的复出演唱会。Roy化好了妆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。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男朋友?我要吃醋了。”

Roy转过去笑笑:“我觉得有点对不起宋清棠。”

“别这么想。她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点出现,帮助了你,扮演了你需要的那个角色。那天她突然发短信给我,告诉了我你的新号码,让我陪你出去吃一顿小面。”

Roy释然地点头。“谁都留不住她。她会去更远的地方。”

Karry牵过他细瘦的手。“你又怯场了?手心全是汗。”

“和你开过这么多场演唱会,我早就不紧张了。但是假装紧张你会牵我手啊!”

纯情的Karry表示这样撩汉技能满点的Roy他有点承受不了。

 

舞台上,他们似乎把所有灯光都倒映在眼底,眸子亮得惊人。偶尔眼神交汇,便大大方方地对视着,眼底全是宠溺和欢喜。黑白键和六弦琴,恰似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热城的公路起起伏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跨上单车跌跌撞撞地上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把卖麻糖的小贩落在身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吧 看看世界有多么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吧 我们正年轻着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看星空的颜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听振翅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夏天是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秋天是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年只有两个季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刻就是永远

——终——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