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丁丁

宇多田光爱好者。

高山流水(上) 【知己设定 为了抓住2017的尾巴只能打一半了 剩下的明年见







“我们解散吧。我不想唱歌了,也写不出来了。”

Karry仰头靠在沙发上。你最终还是说出了“解散”二字。

“然后呢?你要和宋清棠结婚,重新开始你的人生?”

Roy没有看他。喉结动了动。

“你敢说,你说的话全都发自真心吗?Roy .”Karry盯着对方的脸,企图找出一丝破绽。

“我已经想好了。你有异议也没用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异议。”Karry蓦地笑了,起身离开。

 

几天后的招待会上,Karry和Roy宣布了解散K&R组合的决定。Roy在镜头前笑得冷淡疏离:“个人原因,我写歌的状态再也不可能恢复得和从前一样。出于对音乐的尊重,我决定隐退。很对不起粉丝们,但我也有我的路要走。”

Karry凑近面前的话筒:“我尊重Roy的决定。我也要隐退了。我想对粉丝们说,别被眼前的小挫折打倒了,某一天改变了想法,就重新开始吧。”

一旁的Roy闻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

组合解散几个月后,Roy举行了较私人的订婚仪式。宋清棠是在欧洲拍摄时在某家咖啡厅认识的,相谈挺投机,就交换了联系方式。很久以前他有位助理说他应该会喜欢清冷的姑娘,没想到被说中了。清冷的姑娘大多够聪明,明白自己和他人的处境,不会总聒噪地说傻话。他不喜欢装傻撒娇的姑娘。

那天他俩都表现得出乎寻常的冷静,仿佛订婚的人不是自己。宋清棠不是圈内人,对媒体来说是神秘有吸引力的存在,但她总是低调谦和地笑,从不说多余的话。

她看出了Roy的心不在焉,轻轻拍拍他肩膀:“Karry没来吗。”

Roy目光扫过一层层嘈杂的人群,最后看向她:“嗯。”

Karry原本说要来,又临时说排了去上海的行程。

我还是,没那个勇气来啊。

 

Karry和Roy可以算得上是竹马竹马,从出生起就认识了。准确地说,是Roy从出生起就认识Karry了。Karry比Roy大一岁,两家一直是邻居。小时候Roy喜欢站在小板凳上唱几首自以为很酷的歌,凹几个自以为很酷的造型,Karry就坐在地板上仰视他,万分配合地用力鼓掌。然后,角色互换。那时候舞台很简陋,听众只有彼此,唱法不拘一格不要嗓子,音跑到千里之外,却是最单纯快乐的时光。

八岁那年,Karry开始学吉他。Roy觉得他背起琴盒的样子牛逼极了,奶声奶气地央求:“哥,我跟你一起学吉他好不好?我也想学。”

Karry皱皱眉,颇有大哥风范地说:“不行,你不能跟我学一样的。你就学钢琴吧,可以给我伴奏。”

于是结伴上学的他们开始结伴出入琴行。转眼时间过去,Karry的吉他从古典换到民谣,中间还试了试小巧的尤克里里。Roy则是一级级地往上考。十四岁那年,Roy写了自己创作的第一首歌,由他俩躲在被窝里商讨了一宿写出了歌词。歌的名字叫《夏秋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热城的公路起起伏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跨上单车跌跌撞撞地上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把卖麻糖的小贩落在身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吧 看看世界有多么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吧 我们正年轻着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看星空的颜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听振翅的声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夏天是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秋天是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年只有两个季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刻就是永远

他们开始闹着玩似的把这首歌和一些翻唱歌曲拍成视频传到网上,出乎意料地走红了。一家公司找到了他们,成立了K&R组合,从此出道。

从那时起,大大小小的演唱会开过不知多少场。第一次大型的演唱会前,他们怯场得尤其厉害。Roy紧紧握住Karry的手,手心一片冰凉潮湿。

“哥,下面人都坐满了诶。”

“你怕不怕?”

两个少年十指相扣,露齿一笑。“不怕。”

当年的K&R组合,真的是红得地覆天也翻了。Karry十八岁的那场演唱会更是璀璨到成为许多人心中的top。

Karry一身黑色紧身牛仔,电吉他斜跨在肩上,一双桃花眼映着舞台上点点灯光显得无比明亮。Roy则是干净的黑色领带,瘦削肩膀藏在白衬衫下,安静坐在钢琴前,娇俏嘴唇弯起浅浅弧度。他们仿佛正是为了舞台而生。Roy盯着Karry的鞋子。Karry抬起脚尖,稳稳踏下去。音乐奏起。这是他们多年的小暗号。

Roy敲击着琴键,手指细长却有力。琴声淙淙,像只优雅而孤独的鹤在静水中行走,漾开的波澜一圈一圈,层层叠叠地不停叩击人心。突然吉他音和了进来,干净的白色背景里耀眼的天蓝肆意涂抹,另一只鹤似从天而降,它们相携飞舞、跳跃,伸长脖子相互厮磨。水花溅起打碎了一滩静水,两种乐器的声音激越起来,交织缠绕,不辨你我,恰似天生一对。

Karry的声音低沉深情,Roy的声音干净空灵,却因为都是十几岁的缘故,拥有无限张力,全是满满的少年气。

台下一片沸腾,“karroy”的灯牌随节拍摆动。被这么多人喜欢着,已经是十分幸运了。

安可照理是《夏秋》。不是矫情,而是心照不宣。

“夏天是你

秋天是我

一年只有两个季节”

 

他们平均一年出两首歌,词曲都是合作完成的。他们在一年比一年成熟,不断尝试更多新曲风,也不断有更多的人认可并喜欢上他们。媒体所说的“高产而优质”,仅仅是一个写照而已。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将稳步走向那个可期的闪光的未来时,事态悄悄地改变了。

那是Roy二十岁生日的前一晚。二十岁是个很微妙的截点,它与十八岁时跨过的那道未成年和成年之间的门槛不同,意味着脱离了teens的称呼,单枪匹马地直面汹涌而来的社会百态。二十与三十之间有很大的不同,却顶多是一个十年罢了。虽然人生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许多个十年,但哪一个能比得上青春少年呢?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Roy已然感受到了压力。

推开练习室的门,Karry在里面练着琴。“哥,陪我聊聊天吧。”

Karry停了手上的动作,笑眼望他,“好啊。”

“哥,你二十岁的时候,怎么想的?”

“没怎么想。踏踏实实完成工作任务,然后旅行放松。每年都一样。”

Roy抿抿好看的唇。“可是我们不小了,你没有什么更大的目标去实现吗?还有,你不考虑…谈个恋爱什么的吗?”

“我觉得现在很好啊。我们在做自己喜欢的事,每天都在进步,也在尝试新事物。梦想要一步步地实现,急不来的。至于感情,也是顺其自然吧。”

“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安。总感觉身边有个定时炸弹,它迟早会爆炸;时间越走,我越不安。”

“那是什么呢?”Karry抬起眼眸看着他。

他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似的,心如擂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Karry黯然移开目光。“要是我知道就好了。”

“我最异想天开也最保守的愿望,就是保持现状。什么都不要改变。”

Roy咧开嘴,绽开一个他在腼腆时常做的标准露齿笑,放在此刻更像是在缓和尴尬。“嘿嘿,那怎么可能。”

Karry第一次没跟着他笑,只是低头看着那把棕色木吉他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