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丁丁

宇多田光爱好者。

邬松(他们大概是这样在一起的吧|晚自修无聊脑洞|自娱自乐


 

班小松也不知道最近邬童怎么了。

训练时心不在焉,好几次挥棒击不中球。就连跑圈时一向喜欢冲在队伍最前端的习惯也改了,脚步虚虚浮浮地跟焦耳在队尾混。

作为一个时刻关心队员身心健康尽职尽责自信过头精力过剩的队长,班小松觉得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候到了。

这天下午训练完,班小松在更衣室里边解扣子边对隔间的邬童说:“诶邬童,等会一起走呗。”

隔壁有十几秒的沉默。“不要。你身上太臭了。”

班小松瞬间炸毛:“我靠!搞得好像你多香似的!”转而想到邬童也许正经历着什么挫折心情沮丧,又转换语气讨好道:“别这么绝情嘛。我一个人走回家多寂寞啊。你又不差那几分钟,陪我走走路呗。”

“哦。”

一路上气氛有点沉闷,直到班小松终于憋不住了开口道:“邬童,你最近身体不舒服吗?还是有什么心事啊?你这几天都不在状态啊。”

邬童斜睨他一眼,又默默推车走路。

“你怎么了嘛,”小松说着拿手背碰碰他额头,“应该没生病啊。”

邬童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但没来得及躲开。

“你要是不想说,就算了,我能理解。可你得快点恢复过来啊,你是我们队主力,这样情绪低迷会影响士气的。要么我准你几天假,你就先别训练了,等好了再说。或者你信得过我,可以跟我说啊,我最擅长帮别人分析情感问题了……”

眼看着话题要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,邬童赶紧截住他滔滔不绝的下文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情感问题啊?”

不好。出师不利。    

班小松来了劲:“哇真的是情感问题啊,来来来跟哥说说……”

“停!你给我闭嘴。再说话我就…翘一个学期的训练。”

班小松乖乖住了嘴。但很明显没有住脑,望着邬童噗嗤一声笑出了声,大概是在脑补什么狗血苦情剧吧。

邬童也很无奈啊。莫名其妙地被一只话痨兔子缠上,莫名其妙和他成了好朋友,又莫名其妙地觉得他……很可爱??不管是大大咧咧的性子,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作风还是偶尔犯傻卖萌的地方……都很可爱。连后脑勺都可爱到冒泡。作为一个男孩子他简直可爱得不正常??重点是,他害得他也不正常了。邬童意识到对自己的好哥们儿有这样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奇怪,因此他这几天一直在积极地思考解决办法,别的事情都暂时搁置了。可他现在急于把这份心情跟别人诉说,憋在心里实在不好受。

“算了我告诉你吧。就是我最近好像……得了一种病,就像是受了伤伤口会慢慢变大变严重一样,得了这种病,和自己呆了很久的人就会跑到你的脑子里,把整个脑子都占满。干什么都会想到他,起床时一睁眼就想起他的脸,可我又不想被他发现,只有保持距离心里才舒服。但我又觉得离不开他,希望他一直一直都在我身边。”

这不就是喜欢吗。班小松想。没想到这个傻逼还挺纯情。于是他怀着七分八卦和三分没来由的郁闷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那这个人……是谁啊?”

“就是你啊。”

!???!!?!?

下一秒他就爆红了耳廓,从地上弹起来像狗兔子一样地跑回家了:“哈哈哈我作业还有好多没写先回去了你骑车路上小心再见拜拜!!”

 

邬童表达完自己心情后神清气爽,心理上的谴责减轻不少。所以这就是你光明正大看班小松的理由??

而班小松整日惴惴不安,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他有点后悔自己当时泄露了缠人秘诀,被邬童学了去。可被他缠住的感觉并不讨厌,反而有小小的甜蜜和期待。他发现自己很危险,于是抱住脑袋坚定信念不再理会邬童。

邬童此时半趴在桌上,支一只手臂撑住脸,安静地偏头看班小松。

小松感到左脸一阵灼热,转向邬童噘嘴皱眉:“你看着我干什么呀。”

本来是不满的责备,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软绵绵的没有力量,在邬童听来更是成了嗔怪撒娇。

“好看。”他懒懒地接话,喉结滚动了一下,嗓音低沉温柔。

班小松的心脏有点受不了,别扭地红了脸,不再看他。他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,风水轮流转,最终被调戏的还是他。

向来没有烦恼的班小松很是苦恼。连当时组织重建棒球队时都没这么劳神过。一想到未来也许会被自己的好哥们儿爆菊心情就跟吔了屎一般。

等等握草他刚才在想什么!??

果然是魔怔了吧。当务之急还是想想如何委婉地拒绝又不伤害他纯情的少男心。

直到他又看到邬童在球场上投球。好几天都避免和他有肢体接触和眼神交流,和他训练时竟有了另一种心情。自己的身边竟有这么优秀的人呢。长得好看,对谁都一副臭脸,实际上却有一副热心肠,正义感爆棚。他看见阳光下的少年神情庄重,抬腿伸臂投掷,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又一丝不苟。

班小松有那么一秒的愣怔。

来不及挥棒,球直直地钻进了捕手的手套。

对面是王牌投手调侃的笑,虎牙放肆地外露着:“班小松,你好蠢啊。”

他怎么能这么耀眼呢。要是能一直看他笑着就好了。那时班小松构筑的心理防线分崩离析。拼命想隐藏掩饰起来的情感,从来没有减少过半分。

 

他们依旧一起回家。班小松抿抿唇,认真地说:“邬童,我仔细想过了,我,我还是很想和你一起打球,赢更大的比赛,听最热烈的掌声。”

不,不是这个。

邬童微笑。“那当然了。这也是我的梦想。”

“我,我的意思是我想跟一起,,一直一直都在身边。我不知道……这样,算什么?”

他抬头对上邬童的眼睛,咬住下唇,表情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壮烈。

 

“穿球服奔跑的男生,有着倔强的脸和眼神。”

也是令他心动的眼神。

邬童揽过班小松,与他拥个满怀,揉乱他后脑勺的头发。“当然是喜欢了,你是不是傻啊。”

 

如果喜欢真的是一种病,他大概好不了了吧。

end

虐狗模式已开启√

脑洞n:他们以后可以做一套新球服,邬童的球服上印“1 班小松's boyfriend” 班小松的球服上印“7 邬童's boyfriend” 战斗力up(笑)

评论(3)

热度(91)